首页 > 新闻中心 > > 正文

缺口20万人 而家政行业80%的店亏损

日期:2017-11-10 11:30:30编辑作者:申博官网
深圳家政行业从业人员学历低工资高,缺口在20万人次,《深圳家庭服务业条例》一些规定与行业现状有所脱节,为此,今年市两会期间,深圳50多名市人大代表提出修改《条例》建议,市人大表示,考虑将该项目纳入2017年市人大常委会年度立法计划。
很多情况得不到监督管理
记者调查走访深圳多家家庭服务业企业,多数企业认为,家政行业没有主管部门,导致很多情况得不到监督管理。而《条例》对企业定位不清晰,对企业和家政从业人员责任划分不清晰,这都阻碍行业发展。此外,家政行业缺人和从业人员素质参差不齐也是问题。不少企业建议,政府应做好该做的事,而该市场调节的政府就不该做太多。
调查中,一些家政企业提出,保姆“闯祸”,家政公司“背锅”,是《条例》应关注的问题。深圳市娘子军家政服务公司董事长周飞鹤称,此前国内发生不止一次,保姆在雇主家出了差错,比如保姆抱着小孩上街,结果被车撞了,保姆没钱赔,家政公司就得负起连带责任,甚至是家政公司赔全款。周飞鹤认为,《条例》若修改应注意区分这类情况,对保姆和家政公司的责任做主次划分。好姊妹家政的总经理孟君也认为,《条例》应将责任划分清楚。保姆出事,不应按照员工制套用劳动法,将责任归结在企业身上。比如,现在电商平台,网上的商店卖假货,卖假货归责到具体商店,而不是平台。
考虑纳入2017年人大立法计划
深圳家庭服务行业所面临的实际问题,在很大程度上已制约这个行业的健康发展,而这些问题的解决,首先要从法律规定的层面明确各方的责任,并在法律中对于行业的发展和规范做出明确的规定和指引。《深圳经济特区家庭服务业条例》(以下简称“《条例》”)于2001年颁布实施,但《条例》的一些规定已经与家庭服务行业的现状有所脱节,无法有效地指导现在行业的发展和行业建设,因此,有人大代表建议对《条例》进行整体上的修改,以规范家政服务行业的发展。
市人大表示,考虑将该项目纳入2017年市人大常委会年度立法计划,人大代表们的建议将作为立法的重要参考。
A
“保姆荒”源于3大因素
行业自我调节或可解决问题,建议政府关注统一标准和培训的形成
“不应由政府插手去招人”
“目前家政服务员中,初级到高级工资3600元到7000元不等。行业目前招新途径近半还是以老带新,老的从业人员回老家带动,口口相传带动人来加入。”深圳市家庭服务业发展协会秘书长张国燕介绍,来自贫困地区的从业人员多因没有其他生计选择从事家庭服务业。行业从业人员缺口大,按照居住人口约1800万人来估算,用工缺口约20万人。
“保姆荒”是家政公司普遍头疼的一个问题。周飞鹤介绍,目前公司内的家政从业人员基本学历在初中左右,由于工资较高,对家政从业人员较有吸引力,而月嫂领域目前月薪一万多,1/4是大专学历,1/3年龄段处在二三十岁。
孟君的公司家政从业人员流失的情况同样不少见。孟君介绍,公司里的家政从业人员价钱比市面均价低,比如一般保姆工资在4000元,那他们公司的工资就在3500元左右。有时公司花两三千元培训一个阿姨,结果阿姨第二年不来了,被雇主私自签走。目前公司每年的回签率最高有70%,最低的有20-30%,回签率平均在50%左右。“供应不足、信息不对称,匹配不及时不到位,都是导致 荒 的原因。”孟君认为,这也是一种市场现象和行为,不应该由政府插手去招人,行业可通过自我调节解决问题。
近七成为管理制而非中介制
为解决“保姆荒”,孙景涛的公司解决方法除给出比行业均价高一些的工资,还有小时化的工作和培训。公司从2013年开始采用这种方法,吸引了较为年轻的80后90后群体,公司家政从业人员平均年龄比行业企业从业人员均龄小10岁以上。此外,流动到该行业的部分是其他产业工人甚至白领,这种转岗率在公司家政从业人员占比10%左右,“这也是从业人员职业化的开始,目前公司内的人员有25%属于较为稳定且职业化的群体。”
“深圳的家政行业在国内走在前沿,因为近七成采用的是管理制而不是中介制,管理制跟员工制有点像,但不签合同也不买社保,会包吃住甚至培训。”周飞鹤分析,公司从2013年开始,采用200元永久包吃住,周末休息,无培训不上岗的模式,且和医院合作进行家政从业人员体检项目,由于管理模式成本提高,家政从业人员工资也比市价高500-1000元。
周飞鹤认为,采用管理制,家政人员的素质和质量明显可控,这是深圳的优势。广州去年会出现“毒保姆”事件,就是因为中介制太普遍,保姆质量不可控。
对于安全的问题,孙景涛也认为,除通过政府层面的职业信用监督,还有很重要的一方面在于行业从业人员的职业化和规范化。住家类从业人员如何保证职业化?孙景涛举例,自己公司在招人后会进行初步考核和入职培训,还会进行服务的专业细分,采用小时化服务,同时培养专业人员专项技能。公司目前采用小时制服务获得的营收占50%。
建议
通过行内共识和规范
形成统一的技能要求
家政行业职业化的行业标准是否需要统一?“技能标准只是倡导执行,不是强制执行。”张国燕介绍,目前国家和深圳都没有统一的培训,包括教材、课程设置和要求。而标准在国家、行业、地方层面都有部分出台,比如月嫂、普通家政员和养老服务员等,但出台的标准不完善,不到总数一半。张国燕说,政府层面成立监管部门暂且希望较低,行业更多得靠自律,此外协会可成立评价机构监督。
“政府层面确实应该有一个家政从业人员的职业技术行业标准方面的指导,但行业规范应该是实践出来的,政府提倡了多年规范化职业化,但一直没改进。”孙景涛说,这从侧面反映,标准应由市场培育出来而不是政府硬性规定。周飞鹤也认为,技能的标准可以由行业来形成,通过行内的共识和规范,进而形成统一的技能要求。比如月嫂,技能需包括洗澡冲奶辅食等,目前行业已经默认刚入门的月嫂属于初级,从业3个月的是中级,半年以上属高级。钟点工也容易形成规范,规范要求列举比方,要求进门脱鞋、穿鞋套、从外到里和从上到下等。
B
“亏损指的是只够吃饭不够原始积累”
建议关注行业基础需求,并建立征信大数据以监督服务安全
深圳大多是夫妻店父子店
“行内有80%的店都是亏损状态,亏损指的是只够吃饭不够原始积累。”孟君估算,传统家政小企业赚的是辛苦钱,利润不高,但其实只要信誉口碑建立,赚点小钱也不难,因为有庞大的市场需求量。周飞鹤则认为,深圳目前大多店面还是夫妻店或者父子店,一个门面一张桌子一个电话,用很传统的方式找客户。
“这是一个爹不疼娘不爱的行业。”周飞鹤说,《条例》部分规定与现状脱节,成了家政企业发展最大的掣肘。孟君也认为,行业相关的法制建设落后。家庭服务业目前确实是朝阳产业,但是行业规范要做好。此外,孟君觉得这个行业解决的是民生重要领域问题,还解决了很多农村劳动力的就业问题,特殊行业应该特殊对待。
各种新兴矛盾不断增加
深圳市家庭服务业发展协会介绍,家庭服务业的健康有序发展与深圳每个家庭、每个市民的切身利益都息息相关。但这个行业还存在很多问题。首先,家庭服务行业准入门槛较低,从业人员相对文化水平低,又缺乏有效的培训机制的引导,导致行业整体的服务水平低下,从业人员技能提升较慢,与社会上对这个行业日益提高的要求相脱节。
其次,这个行业从业人员复杂,但却是深入到各家各户,服务对象又多为老人和小孩等自我保护和防范能力不强的群体,如果未能加强监管,那么给家庭乃至社会造成的危害影响较大,近年来保姆虐待老人和儿童的事件多有见诸报端,而此前发生的广州“毒保姆”事件更是引起了全国的关注。
“现在家庭服务行业的各种新兴矛盾不断增加,但却缺乏明确的法律规定和有效的处理机制,而有的家庭服务的矛盾虽然不大,但有的时候却因法律的缺失和处理上的不及时,导致矛盾发酵,最终是小矛盾却带来严重的后果。”市人大代表陈锦华认为,现在深圳家庭服务业的从业人员已近百万,这其中大部分人员都没有社会保险,那么这些人员在提供服务过程中一旦出现伤害或疾病等情况,无法得到有效的保障。
建议
中介模式存在安全隐患
应建立行业征信大数据
“目前中介模式存在安全隐患,政府可以做的是建立行业大数据。”580家政网董事长孙景涛认为,比如建立从业人员注册制,注册内容包括健康证、培训证和身份认证,可供市民核查,从而监督家政从业人员的职业信用。
周飞鹤也赞成这一做法。周飞鹤认为,通过补贴部分家政职业险,可以记录和建立健全从业人员的信息登记,包括从业人员在从业企业里的红黑名单等,从而约束管理职业信用的规范。孟君介绍,公司每年在保险费投入达十几万元,并呼吁深圳政府可以借鉴上海的模式,给予家政企业相应的保险或补贴,这在减轻企业负担同时,也完善政府管理。
“政府还应做好监管和扶持,比如政府可以为企业的岗前培训解压,去年政府投入培训5000名月嫂,月嫂因此处于饱和状态。”孟君认为,政府应更关注行业的基础需求,及对企业产品分级分类管理。周飞鹤则认为,目前行业没有一个统管部门,这是行业不规范和诸多问题得不到解决的原因所在。
焦点
家政行业社保怎么买?
市人大:不存在因达不到最低缴纳年限而得不到相应医疗保障
家庭服务从业人员的流动性较大,而且有很多人开始从事这个行业时年纪就很大。据统计,从事家庭服务行业的人均年龄在45岁左右,无法达到缴纳社保最低年限的要求,如果按照普通企业的社保模式来要求购买,基本上很难得以实现。同时,对于实行中介制或其他模式经营的,市政府至今仍未有一个相关的规定,这就导致了从事这个行业的人员在工作和生活中根本无法得到相关的保障,因此,陈锦花认为,在《条例》中应根据这个行业的特点对这些问题制定出切实可行的办法。
按国家规定,家庭服务人员分为员工制和非员工制两种。“对于员工制家庭服务业从业人员,用人单位应按规定参加社会保险。”深圳市人大介绍,目前,深圳率先建立健全覆盖深圳全体劳动人员社会保险体系。首先,户籍员工与非户籍人员在基本养老保险缴费标准和享受待遇条件上实现一致,非户籍员工如不能满足在深圳按月领取基本养老金或继续缴纳养老保险费条件的,可申请将其在深圳的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关系(包括其个人账户本息)予以转移。
根据《深圳市社会医疗保险办法》,用人单位应为其本市户籍职工参加基本医疗保险一档,为其非本市户籍职工在基本医疗保险一档、二档、三档中选择一种形式参加,且深圳社会医疗保险不存在因达不到最低缴纳年限而得不到相应医疗保障。根据《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有关规定,深圳家庭服务业人员均可享有依法参保并有依照条例的规定享受工伤保险待遇的权利。
另外,自2013年1月1日起,深圳将失业保险的参保和待遇享受范围扩大至非户籍务工人员。因此,员工制家庭服务从业人员可平等享受社会保险的有关权利。对于非员工制家庭服务业从业人员,如其为户籍人员,可按规定在个人缴费窗口缴纳社会保险费。
记者调查
据深圳市家庭服务业发展协会方面介绍,“保姆荒”是家政公司普遍头疼的一个问题,从业人员缺口大,按照居住人口约1800万人来估算,用工缺口约20万人
深圳市家庭服务业发展协会介绍,截至今年10月,家政服务从业人员为30 .6万人,员工制的从业人员仅1.05万人,其中属于企业管理人员的达0 .8万人
相关报告显示,从业人员95%是女性,超六成是70后,80后、90后仅占20%不到,大专以上学历也仅占5%
从业人员首要来源地区是广西,占比24 .9%,依次是湖南、湖北、广东、四川等地
据一些家政公司介绍,目前家政从业人员中,初级到高级工资3600元到7000元不等

相关文章

上海女童疑被保姆虐死 家政公司:发生意外不负责

2岁的芊芊(化名)被送到医院时,已经停止了呼吸。生前20天,她是在看护她的高某夫妻的出租屋里度过的。由于死亡时全身多处淤青,医生怀疑 ..

发布日期:2017-11-10 详细>>

“金牌”家政教师是怎样“炼”成的

从打工妇女到技能大赛冠军、全国优秀农民工  白净的皮肤,明亮的眼睛,笑容中总是透着善良;在家政行业摸爬滚打6年,从一名普通的农民工 ..

发布日期:2017-11-10 详细>>

http://www.fzhfbj.com/news/201711/1024.html

永春家政培训 这里风景独好

小星星,亮晶晶,好像猫儿眨眼睛。东一个,西一个,东南西北数不清。伴随着阵阵童谣声,教室里,家政培训中心的学员正在学习如何进行婴孩护 ..

发布日期:2017-11-10 详细>>

福建启动巾帼精准脱贫家政培训项目助力妇女脱贫

对于南平市松溪县的下岗女职工陈珍平来说,从事家政服务行业可以让她一个月有7000多元的收入,相比于过去一家6口人一年才有1到2万元的收入 ..

发布日期:2017-11-10 详细>>

孕妇重金预订月子房 临盆在即发现月子会所关门

交了1 2万元定金,预订了折后价为2 48万元的奢华总统月子房后,福州的林女士放心等待宝宝出生,谁料离预产期仅一个多月时,她突然发现月子 ..

发布日期:2017-11-10 详细>>